阿迪达斯和彪马:一场足球脱衣战,把一个小镇一分为二

赫尔穆特·费舍尔(Helmut Fischer)将不会在欧洲杯决赛期间为德国队加油助威。他来自巴伐利亚的赫尔佐根奥拉赫(Herzogenaurach)小镇,在那里,体育是一件充满怨恨和个人情感的家庭事务。

现年67岁的费希尔说,他一直很讨厌阿迪达斯生产的Die Mannschaft品牌的球衣。

“我从来不看他们的比赛,除非他们面对的是一支穿彪马队服的球队。”

这个美丽的小镇位于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州,人口2.5万,是达斯勒兄弟阿道夫和鲁道夫建立运动服装帝国的地方,阿迪达斯和彪马是他们的竞争对手。

费舍尔为彪马工作了38年对他的忠诚不仅仅是表面上的。他为自己的小腿和背上纹着老板的标志而感到骄傲。当他第一次见到某人时,他说在打招呼之前,他会“自动”看一下对方脚上穿的衣服。

这个习惯在赫尔佐根奥拉赫非常普遍,它被称为“弯脖子镇”。

几十年来,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运动鞋当作一面旗帜来炫耀:把小镇一分为二的奥拉赫河(Aurach river)南岸有阿迪达斯(Adidas),而北部有彪马(Puma)。

1948年,阿道夫和他的哥哥鲁道夫闹事的原因一直都不清楚。

但从来都不缺乏理论——纳粹时期的嫉妒,兄弟俩妻子的干涉,婚外情。

“这个秘密一直没有被揭开。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解释都只是假设,”鲁道夫的孙子Jörg Dassler说,他退出了体育行业,成为一名赛事经理。

“没人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吵起来,”85岁的退休老人格奥尔格·赫茨勒(Georg Hetzler)说,他是两兄弟解散达斯勒兄弟(Dassler brothers)合资公司时的裁缝学徒。

最初由鲁道夫雇用,他是跟随他来到彪马的13名冒险家之一。

阿道夫保留了设备和大部分员工,并给他的公司命名为阿迪达斯,这是他名字的缩写和他姓氏的第一部分的结合。

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充满背叛和卑鄙的家庭争斗。

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期间,阿迪达斯的彪马(Puma)运动鞋在海关被没收。

1970年,彪马打破了双方之间的君子协议,不雇佣贝利,让他参加世界杯。

达斯勒(Jörg Dassler)说:“家族的争斗蔓延到了整个职场。”达斯勒只在一次田径锦标赛的看台上见过阿道夫的外祖父一次。两人从未交谈过。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Pumeraner”和“Adidassler”——这是各自的员工对自己的称呼——“甚至在酒吧里都不挨着坐”,Georg Hetzler回忆道。

“30年前我刚加入阿迪达斯的时候,公司禁止我们提及彪马这个名字。阿迪达斯首席执行官赫伯·海纳(Herber Hainer)告诉法新社(AFP)。

“有些餐厅和酒吧只有彪马的员工经常光顾,其他的也只有阿迪达斯的员工经常光顾。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坚持说。

在赫尔佐根奥拉赫的市场上,有100年历史的面包店Roemmelt保持中立。

53岁的克劳斯·罗梅尔特(Klaus Roemmelt)笑着说:“我父母的车里总是各有一双牌子的鞋,他们会穿哪一双,”这取决于他们要送鞋给哪个公司。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戴斯勒就不再掌管这两个集团。

阿迪达斯和彪马现在都在证券交易所上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员工,他们不太愿意继续争吵。

在与全球第一大运动鞋制造商耐克(Nike)的竞争面前,家族纷争无论如何都不重要。年销售额为306亿美元(269亿欧元)的耐克,使年销售额为169亿欧元(190亿美元)的阿迪达斯和年销售额仅为30亿欧元的彪马相形见绌。

 

虚假的和平?

2009年,两兄弟正式在一场由阿迪达斯和彪马工人组成的球队之间的足球比赛中和解。

彪马挪威负责人比约恩•古尔登(Bjorn Gulden)也曾在阿迪达斯工作,他坚称,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已经达到了一种“健康的”平衡。

但紧张局势仍然存在。阿迪达斯最近推迟了在该镇当局为其总部扩建彪马大楼的申请。

此外,双方都指责对方剽窃。

他们的两款新运动鞋——阿迪达斯的“Boost”和彪马的“NRGY”——看起来非常相似,鞋底是由发泡热塑性聚氨酯(eTPU)制成的,这是一种颗粒状的减震部件。

彪马开始与化工巨头巴斯夫共同开发这项技术。但巴斯夫退出了与阿迪达斯的合作关系。

彪马坚持说,它已尽一切努力达成一项友好协议。

“历史正在重演,”彪马的法律总监尼尔•哈里曼开玩笑说。

彪马公司表示,他们发明了1954年世界杯决赛时德国球员穿的阿迪达斯球鞋上的可拆卸防滑钉。

从那以后,Die Mannschaft就一直穿着阿迪达斯的标志。

赫尔佐根奥拉赫还有两支球队:由阿迪达斯赞助的ASV和穿着彪马的FC。

自2014年以来,年轻球员一直穿着同样的球衣训练。

“这在4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市长German Hacker说。

但是“最后的障碍将是两家俱乐部的合并。”这是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家族血脉已经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了。”

 

 

2021年3月22日 14:52
浏览量:0